十年二闋

體栽:五律

會友

無邪青澀句,嗁笑子衿緣,
南岸楓尤豔,西窗燭也焆,
忘情多少日,轉眼又三千,
一縷鵬河夢,中流分两邊。

別友

月落掛灣前,離愁衍浦邊,
伊人悲逝水,歸笛喚江天,
一盞辭知己,百般隨客船,
堪存真與摰,留在夢中箋。

楓林
2016香港新界元朗大棠

重遊香蜜湖

香蜜湖上碧波漣漪,雙棹撥不去左右相伴的浮雲,卻模糊了岸邊的倒影,只有那偶爾飄來的風笛,才會勾起兒時的夢影 . . . 陶然!

體栽:五排

冬去掩霜蹤,驕陽耀彩豅;
花搖千點萼,燕剪兩行虹;
冶色熏雲鬢,凝煙綴海桐;
蜂鳴爭蜜蕊,蝶舞飾芳叢;
赤染山邊綺,香盈陌上風;
鶯啼欣葉綠,我詠歎桃紅;
欲別情尤重,趨前醉更隆;
未聞蛩響至,尚幸笛聲通;
竹報揚林內,枝橫指霧中;
隻身窺苑閣,僅月印簾籠;
桂影一雙疊,幽欄十二弓;
窗鈴音廖落,巷柳絮迷朦;
再盼西池媚,惟浮北斗璁;
何期兒夢異,只剩碧波同;
拾瓣意難讀,留詩句苦融;
紛紛春逝水,寞寞暮臨空;
遠泛寒溪蕩,仿傳歸棹匆;
此時尋故地,哪裡覓陶公。

香蜜湖
八十年代深圳香蜜湖

九園

詞牌:攤破浣溪沙

闊別九園幾度秋,梧桐樹下影空留,乾涸池塘悄如故,夢難休。
春去無聊楊柳暮,嵐凝有怨荔枝惆,乍見封塵尋夢處,再回眸。

尋夢處
七十年代上沙九園

青把榔

儲存了太多的笑聲,怎也刪除不了那瀠洄的碎語。都怪春風總是嘻嘻哈哈,喚醒了桃紅,惹來了相思 . . . . . .

青把榔